Escapist

escapist这是个有趣的词语。

作为形容词是 ideas,activities, or types of entertainment make people think about pleasant or unlikely things instead of the uninteresting or unpleasant aspects of their life.  想法、活动或是某种娱乐让人联想到快乐或者其他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不是生活中不好玩不开心的方面。

作为名词 是 a person who escapes into a world of fantasy 辞典上意为逍遥者,会消遣的人。

华裔学者段义孚在《逃避主义》一书中表达

“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一是自然。严酷的自然环境、突发的自然灾害都会让人们产生逃避的念头。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二是文化。逃避喧闹的城市生活,逃避猛于虎的苛政,逃避严厉的宗教禁锢,这些统统都属于逃避文化。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三是混沌。混沌的、不清晰的状态令人感到困惑与费解,人们总是试图寻找清晰与明朗。人类逃避的对象之四是人类自身的动物性或兽性。人类对自身某些粗鲁的特征感到羞耻和厌恶,于是乎,人类作出种种努力,想要逃离这些本性。整容、遮羞等皆属于此类逃避。”

段先生的理解已经比单单名词解释丰富了很多。

简单来说,首先逃避大自然的残酷,其次是逃避现有的人类文化,第三个是人类自己认知的局限性,第四个是自身物理的不美好。

可以说,逃避这些,大多数并不会怎么快乐。 1,3,4 都是为了逃避而改变,可以说是一种积极逃避,唯有第二个是比较消极的逃避。

在参加迪斯尼乐园的一次会议中,段义孚发现了一个令自己惊讶的事实,其实迪斯尼并非只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也不是别人口中那种成年逃避者的乐园,迪斯尼的魅力在于其本身的一种文化和体验力量。难道那种开心和嬉戏难道不是真实的?

读后感待扩…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写作历程。 小时候所有的叙事文,无一不带着一股逃避主义的童话似的美化,那些觉得这么写比较快乐不无聊的想法,其实正是一种逃避;以及小时候夸张空洞的英语小品表演剧本上笑点的安排等等更是彻头彻尾的逃避写法… 感觉直到接触到了议论文,接触到了逻辑,似乎才开始直面眼前实实在在的许多悲观冷酷的现实,也更能够接受分析这些现实。 然而后来又陷入了重视结构无视内容和表达的空洞散文写作怪圈。

坚持直面自己内心的黑暗,坚持表达,然后与其抗争,才是现阶段我所要的逃避,和快乐与否已经没有关系了。

几次生离死别

今天,朋友的外公去世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感觉看出去的一切都变得灰暗、冷冰冰,同时我想起了自己经历的几次生离死别。

  1. F老师老师是我的初中英语老师。我非常喜欢她,她也特别照顾我。上课时我们眼神交流很多,我也经常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有时候我会在走神的时候在英语书上涂鸦,被她发现她会瞪我。 她喜欢唱歌,教了我们很多英文歌。 她唱功非常好,感觉可能是因为信教的关系,经常唱圣歌的关系。
    由于住的比较近,老师有个暑假培训班叫我去上,在那里也认识了他的儿子,是个英俊聪明的少年。 上F老师的课永远过的挺快,F老师也喜欢笑,总是很开心。
    然而,快乐戛然而止于一次代课,那之后F老师再也没有来了。

    肺癌。

    F老师治疗休养了很久,终究撑不下去了…

    见F老师的最后一面是在葬礼。大家拿着乐谱,一起跟着领唱唱圣歌。他儿子发言的时候哭的泣不成声,那些画面我一辈子忘不了… 我们几个学生去见了老师最后一面…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去世的人,我有点懵…

    拿着毛巾和巧克力,穿梭在九几年的上海地铁里,我很久很久没有说话…

  2. 外婆我错过了见外婆的最后一面。

    那是我大学要毕业那会儿,外婆有一天晚上从床上摔下来后便身体每况愈下,到了有一天病危通知书下来。 一天晚上一个电话我妈急急忙忙叫大家往医院赶。 去了以后外婆状态似乎还不错,我们过了一会儿又回去了,然而没多久外婆就没了。

    我忘不了我妈那时候一边哽咽一边在医院里狂奔的背影。 忘不了冷冰冰的外婆,满脸泪水的表妹。忘不了阿姨在那里描述外婆最后几分钟在问有没有给外公吃好吃的…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忍不住流泪,这些仿佛都在眼前,然而最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的童年和外婆分不开。此生吃过最辣的辣椒也只有外婆种得出加工的出…

    然而,外婆最让我崩溃的还是在葬礼上。 当外婆在我懂事之前的人生经历被我知道后,突然感觉作为主妇以及工作岗位上的外婆超级酷。(泪流满面…)

  3. 舅舅舅舅的离去简直是我一段时间焦虑的来源。

    我是在病房里见着舅舅最后几小时一点一点因为食道癌被死神夺去生命。
    那些心电图的声音和心跳变化、人临死前的各种肢体语言、表妹和舅妈的哭声以及隔壁床的人的焦虑现在回忆起来也令我感到极大的恐惧。
    第一次,我那么接近死亡。

    自那以后我就特别在意我的心跳,在一段极其焦虑的时候也出现过异常,和这经历并不是没有关系。

这些生离死别,就像黑压压的深海,会在有些时候把我吞没。 但是,靠着自己力量游出这片深海到达明亮的岸边也让我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逝去的人你们在我心中不朽,我带着你们的意志坚定的走向远方。

 

0. 补充一个 绘画启蒙老师

在我很小的时候的一位隔壁邻居老奶奶,是个国画画家、老师,小时候教我笔锋等等。 她家院子很大,很好玩,墨香让人怀念。

老师年纪大,走的时候80岁,我大概小学。 这段童年记忆对我的影响太明显,可以说没有老师我不会对画画有那么大兴趣。

Wedgwood (1759)

逛商场的时候看到了Wedgwood(1759)的店。

看到了那种复古黏土贴花的小盘子,边缘的小细节可以看出和纪录片里演示的那种贴花的手工传统做法是一致的。 虽然这种小盘子在店里卖的比例很小,但是精致程度还是让人惊叹。

除了这种贴花小盘,还有这种工艺做出来的镶嵌在水晶里的超精细工艺品,以及镀铬的小兔子摆件、杯具、相框、笔记本给我留下蛮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售货员对这个品牌不是特别狂热,我可能就会买几个了。 现在店里卖的最多的还是下午茶点心架,外面广告上也是下午茶主题的海报…

这种250年前的老品牌,逛逛总会有收获。

Fix You (Live) – Coldplay

music
When you try your best but you don’t succeed
When you get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need
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t sleep
Stuck in reverse
And the tears come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t replace
When you love someone but it goes to waste
Could it be worse?
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
And ignite your bones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
And high up above or down below
When you’re too in love to let it go
But if you never try you’ll never know
Just what you’re worth
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
And ignite your bones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
music
I see a stream down your face
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not replace
I see a stream down your face
And I
I see a stream down your face
I promise you I will learn from all my mistakes
I see a stream down your face
And I
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
And ignite your bones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

 

http://www.xiami.com/song/3675853

最近又开始听有歌词的歌,听的挺感动的。

今天的闲逛

画完画闲逛到了新天地,顺便看了“设计上海”的预展——各种椅子柜子的,看到了好多经典设计。
以前我只在店里看到过巴塞罗那椅。
今天一下子看到了好多,还有Le Corbusier的LC1,LC3,LC4哎 嘤嘤嘤… 需要好好消化

关于ID

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它会反复出现在你的面前,仿佛是要极力取得你关注似得。 虽然你知道这些并没有什么“命中注定”、“神的旨意”等等,但是愿意去相信它。 我觉得这是给自己的决策一个合理正确的理由,想象做了这个决定后即使那么失败,即使那么辛苦,即使烦恼了,也是正确的。 然而事实极有可能并非如此。

即使这样,直面自己的内心的时候,我会为我做的这个决定竭尽全力。

关于ID,感觉仿佛从小,它就已经在陆陆续续闯进我眼睛,引起我注意。现在我终于在全力奔向它。向那些以前引起我注意的小人小事儿挥挥手。

向着太阳奔跑啊哈哈永远的18岁~

Still alive!

2015年已经过去几天了,原本以为会收获颇丰的一年其实并不好,有必要记录一点什么。

一整年大部分时间在工作,要命的工作。

国庆时一个人出国度假了一下,回来后觉得年轻时还是要去苦一点的、有历史点的地方,度假圣地啥的还是算了。

由于去的是度假的岛屿所以一个人其实没有什么难度,倒是治好了10月之前的轻微焦虑,在回来后虽然压力变重了,但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焦虑了。 可喜可贺,鼓掌👏。

回来之后不久开始了自己主导的项目。由于所有资源调配都是自己安排,体会到了各个决策背后的因果。 每天思考的东西其实远多于自己实际花时间做的,真的花时间做的东西其实都已经是确定了的,这道理现在算是明白了。

2016年到了,告诉自己: 只要想得到就能够做到。 加油儿!👊

此刻与永恒

两点一线太久了,我打算今天进趟城。

地铁依旧很多人,假期也贡献了一大波人,但是,天气很棒。 太阳亮的睁不开眼睛,一度让我想立马配一幅太阳眼镜。

正因为如此的好天气,晚上在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吃饭的过程变得十分愉悦。

静安嘉里中心有两幢南北向的楼,中间有一个大广场和马路,东西向都没有遮挡物。 这意味着我在南面的饭馆吃饭的时候可以在窗边看到月亮缓缓升起,夕阳慢慢消失的美妙时刻。 而广场中央,东面有一幢两层楼的老保护建筑,西面有一幢新建的木质结构透着温暖黄光的新建筑。 这景致让我的视线无法偏移,时间慢慢流逝,月亮渐渐清晰,广场上的乐队越唱越high,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楼里的暖黄色灯光也渐渐亮起来…

远望,我只能看到蓝天和老建筑,而整个视野范围内都像是在一个崭新陌生的地方,这种建筑带给我的感觉真不错。

论探索的纯粹

当我要启动一个探索过程,首先需要一个强烈动机,其次需要一个探索的概览一个蓝图,最后是最重要的是坚定不移的探索过程。

强烈动机犹如冬后的春笋,一阵南风吹过后可以萌发出好多,大部分都被不假思索的砍掉,但是这种灵感萌发的过程会让人满足,而止步于此则是一事无成。 分析现状,制定计划无法一拍脑袋完成,现在拥有的知识水平能力水准决定了计划的完善性和可执行性,也决定了最终探索过程是否可以达到终点。 中间这部具有一定难度,很多人会在这部打了退堂鼓。 难度体现在自我评估和目标评估的能力,这些能力会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不断增加,涉及到平时的积累。这一步走好了,离目标还远吗,事实是,还有非常远的距离,枯燥的探索过程。 在这过程中会不断质疑自我,质疑目标,质疑这一过程的意义。 而这一过程最为可贵的是,明明知道走到最终的可能性也许只有0.001%,却仍旧义无反顾单纯地探索。

另一方面,如果我够厉害,第二步可以做出完美决策,第三步大大缩短了探索成本。而从全局来讲,这个模式是更加适用和有效的。 对完美完成第二部的能力水平要求比较高。

在已经竭尽全力完成步骤二之后,不在步骤三上败下阵来的都是值得尊敬的。

而整个过程是不停迭代的,不停完善升级,并且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