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现实中的残酷

为了逃避现实中真实残酷到让人生无可恋东西,人类自己也创造出太多让人快乐的东西,却也并不是完全有效。当个体陷入到一个所有眼前能让人快乐的东西都无法让他真正开心的时候,他自己本身也变成了一个“残酷”的化生。那些周围人有意或无意弹来的恶意说不定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个体如何处理掉自己身上的散发出的“残酷”呢?对我自己来说,我难过的时候情绪来的太激烈,我都不敢找人帮忙。 我还找不到这么好的人,就算把我自己复制出来一个,我觉得他都吃不消。与其被无法理解我的别人无心的无关指责伤得更厉害,不如自己把伤口清理好,包起来然后愉快的逃避。 再笑着对待这个世界。结论就是,要清理掉残酷,重新快乐起来就要自己去积极面对。

为了逃避这种情绪上的痛苦,我一直觉得音乐和哲学两个都是不错的方法。 音乐中的共鸣和那种治愈感,不管什么样的音乐,我都听到了里面的我想听到的能拯救我的东西,这种感觉丰富而有灵性——让人愉悦;而哲学,在那么多逃避混沌的灵魂的思辨过程中找到了无数因抽象文字联系起来的共鸣,我最终也会关上书好了很多。

我觉得,告诉自己不要陷入一种情绪这种做法,还有找别的载体分散注意的做法,本身都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逃避,所谓“暂时性的逃避”。 真正能脱离这种残酷的应当是站起来拿起武器勇敢的抗争。这种精神本身也是十分让我感动,也可以支持我继续勇敢抗争下去。而这种对抗的主要形式,应该有反思,用力反思,就是论事的自我思辨。音乐和哲学只是一些“背景”一些调味,帮助不使整个系统失控,摆正态度后,一层层再剖析自我。

我们没办法改变那些残酷的东西,而世界上本身并不是只有残酷的东西,而且一件残酷的事物本身有他的复杂性,其背后也并非都是残酷的一环套一环。 之所以看到的都是残酷,是因为我们选择放大及忽视了那些美好的,充满善意的东西。世界不是眼前看的那么糟,自己也可以变的更好。

通过和人聊天,听听他们说说最近开心的事情。我也很欢迎有人和我分享他的不开心,这种信任会让我十分感激。要做好这个角色,当然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毕竟回应别人的不开心是需要特别谨慎小心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款很喜欢的游戏——《风之旅人》。 这个游戏本身设定是一个挺残酷的剧情,但游戏的玩点并不在输赢,巧妙就巧妙在游戏一开始你就会随机到一位陌生玩家,你们可以选择结伴而行或者独立前行。 整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你们无法通过文字交流,你们只能发出一闪一闪的信号和做一些动作,也可以互相保护。这个游戏到现在也十分感动我,因为他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提纯到保留了最宝贵的部分——陪伴。而很多人在另外一位玩家的带领下走到了这个游戏的残酷结局终点——双双累倒在了沙子里。 大部分人都在最后另外玩家名字最终显示在屏幕上、两个灵魂化作光点飞过共同闯过的一个个关卡而感动甚至流泪。 我相信显示生活中也没有一个人喜欢孤独的进行一段残酷的没有终点的旅程,能遇到一个人一起经历一段经历永远是这段旅程里最宝贵最纯粹的宝藏。

所以理想的来讲真正人生的抽象状态可能是,在人生这个残酷的旅程里,我们首先可以自己顽强的抗争各种困难走到终点;而遇到任意一个可能愿意与你结伴的朋友时请好好守护,你们应该都是彼此被需要的。这种捆绑起来的关系,也正是能帮助你无视那些生命中的残酷,共同携手走向终点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