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次连结

最近一首歌又被我听到。第一次听到是10年前,那时候自己才成年没多久,而这首歌唱的是27岁的事情。 那时的自己只是从旋律角度去欣赏喜欢这首歌,而现在,歌词也听的很有感受… 因为自己也到了这个年纪,歌词想要表达的意思并不意外的有了同感。

 

Communication (by the Cardigans)
《交流》
(翻译:VANCA)

For 27 years I’ve been trying
27年来我一直在尝试

to believe and confide in
试着去信赖

Different people I’ve found
我所遇见的不同人

Some of them got closer than others
他们之中,有的人与我比较亲密

Some wouldn’t even bother
有的人却是萍水相逢

and then you came around
然后,我与你相遇

I didn’t really know what to call you
那时,我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you didn’t know me at all
你对我也是一无所知

But I was happy to explain
但是我乐意告诉你

I never really knew how to move you
我从不真正知道怎样能打动你

So I tried to intrude through
于是我试图闯入

the little holes in your veins
你心情中的小缝隙

And I saw you
然后,我看见了你

But that’s not an invitation
但是,你并没邀请我来了解你

That’s all I get
而那已是我能获得的全部信息

If this is communication
要是这就算交流

I disconnect
那我宁可断开

I’ve seen you, I know you
我见到你,我认识你

But I don’t know
可我并不知道

How to connect
如何与你连结

so I disconnect
所以,我选择分离

You always seem to know where to find me
你总是看上去像知道我在哪里

and I’m still here behind you
我也依旧在这里望着你,就在你的身后

In the corner of your eye
我在你眼睛余光的角落里

I’ll never really learn how to love you
我从不真正了解该如何去爱你

But I know that I love you
但是,我却知道我爱你

through the hole in the sky
我的爱,它穿透天际

Where I see you
它在每每我看见你的地方

And that’s not an invitation
你并没邀请我来了解你

That’s all I get
而那已是我能获得的全部信息

If this is communication
要是这就算交流

I disconnect
那我宁可断开

I’ve seen you, I know you
我见到你,我认识你

But I don’t know
可我并不知道

How to connect
如何与你连结所以

so I disconnect
我选择分离

Well this is an invitation
好吧,这次我来邀请你

It’s not a threat
这是邀请,并不是威吓

If you want communication
要是你想联系上我

That’s what you get
我已经告诉了你那么多

I’m talking and talking
我一直在说一直在说

But I don’t know
可是,我却不知道

How to connect
如何与你连结

And I hold a record for being patient
我保持着如此的耐心

With your kind of hesitation
在你的犹豫之下如此耐心的我多么挣扎

I need you, you want me
我需要你,你也想我

But I don’t know
但是,我却不知道

How to connect
如何与你连结

so I disconnect
所以我选择分离

I disconnect
我先断开

 

歌词中发生的事情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已经太常见了,自己的、别人的、故事里写的。 我觉得一生中能和一个人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相遇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而任何形式的连结(connection)都是值得我去珍惜的。

我最近也在反省。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人的交流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我甚至失去了正常的语言表达能力,我的思维可能在转或者不转,我的语言充满了机械化的答复,更别说考虑别人感受这个层面。 这在我今年2016年开始重新拿起笔记本写日记和自己交流后才发现——我是多么的希望和人交流,而且是真诚的好好交流。在尝试了各种交流能力的恢复加上最近春天的万物生机勃勃的情绪下,我觉得还是非常开心的有了一些进步,想清楚了很多问题,和朋友的交流更加顺畅。

这种感觉真好,谢谢每个还和我保持连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