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ist

escapist这是个有趣的词语。

作为形容词是 ideas,activities, or types of entertainment make people think about pleasant or unlikely things instead of the uninteresting or unpleasant aspects of their life.  想法、活动或是某种娱乐让人联想到快乐或者其他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不是生活中不好玩不开心的方面。

作为名词 是 a person who escapes into a world of fantasy 辞典上意为逍遥者,会消遣的人。

华裔学者段义孚在《逃避主义》一书中表达

“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一是自然。严酷的自然环境、突发的自然灾害都会让人们产生逃避的念头。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二是文化。逃避喧闹的城市生活,逃避猛于虎的苛政,逃避严厉的宗教禁锢,这些统统都属于逃避文化。人类逃避的对象之三是混沌。混沌的、不清晰的状态令人感到困惑与费解,人们总是试图寻找清晰与明朗。人类逃避的对象之四是人类自身的动物性或兽性。人类对自身某些粗鲁的特征感到羞耻和厌恶,于是乎,人类作出种种努力,想要逃离这些本性。整容、遮羞等皆属于此类逃避。”

段先生的理解已经比单单名词解释丰富了很多。

简单来说,首先逃避大自然的残酷,其次是逃避现有的人类文化,第三个是人类自己认知的局限性,第四个是自身物理的不美好。

可以说,逃避这些,大多数并不会怎么快乐。 1,3,4 都是为了逃避而改变,可以说是一种积极逃避,唯有第二个是比较消极的逃避。

在参加迪斯尼乐园的一次会议中,段义孚发现了一个令自己惊讶的事实,其实迪斯尼并非只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也不是别人口中那种成年逃避者的乐园,迪斯尼的魅力在于其本身的一种文化和体验力量。难道那种开心和嬉戏难道不是真实的?

读后感待扩…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写作历程。 小时候所有的叙事文,无一不带着一股逃避主义的童话似的美化,那些觉得这么写比较快乐不无聊的想法,其实正是一种逃避;以及小时候夸张空洞的英语小品表演剧本上笑点的安排等等更是彻头彻尾的逃避写法… 感觉直到接触到了议论文,接触到了逻辑,似乎才开始直面眼前实实在在的许多悲观冷酷的现实,也更能够接受分析这些现实。 然而后来又陷入了重视结构无视内容和表达的空洞散文写作怪圈。

坚持直面自己内心的黑暗,坚持表达,然后与其抗争,才是现阶段我所要的逃避,和快乐与否已经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