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火花的缺失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身心疲惫后觉得心里缺了点啥,但又不想做什么,闲暇时只能被这样那样的琐事缠住,没有做那些真的能够满足的事情; 又或者为了达成做此事的目标,清除了这样那样的障碍,最终又累得过了睡点,抬不了手最终罢了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本来应该很简单的动机。

说人话,就是每天本来想保持写15分钟的字,画15分钟的画,读15分钟的书…等等。 现在竟然一件都不想做。 若要分析这是为什么,首先,少了原有的激励,在遭遇了一些挫折打破了节奏之后没有及时恢复过来;再次,本应该有强烈动机和自我激励去完成,而我确没有,说明此事的重要性没有被我重视;最后,如果能达到没有成就感也会去习惯做的境界是最好的了。

如今,对我来说单纯地做一件事情已经十分困难。 我也有些明白了褪去一切繁复装饰回归到最单纯地状态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一直以来,激励我的方向都有哪些? 感觉基本是围绕着多元化的理解世界,以及将毕生精力把自己的理解表达出来的强烈愿望。

理解有太多激动人心的分支,表达更是有太多让人彻夜不眠的动力。

撇开这两个方向,其他事物在我没有改变这些愿望的时候都是次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