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阅读

昨天,我去了上海芮欧百货在2016/8/18新开张的钟书阁看了下。 在进口处的几个陈列的架子上看到了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为什么读经典》。

今天,桌边书架上正好又这本,就翻来又看了下。 文章写于1981年,距今已经有整整35年了。 这35年,人类的阅读习惯可以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卡尔维诺的这篇文章里也提到了经典作品和其他不是经典文本之间的关系。在他的文章中,人们还只是被印刷品的洪水所淹没;而在现在这个时代,海量的信息洪水是在从各个角落各个缝隙以各种媒体形式把我们淹没。

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形十分有趣。 这是一个重新定义经典的时代,以及重新定义阅读的时代。 或者说每一刻都是需要不断重新定义经典作品的时刻,就像《为什么读经典》这篇文章一样。

在前几天,碰巧我自己也困惑我的阅读列表里有太多书,要研究的课题也有太多。 于是我想了一晚,大致理清了一天24小时的阅读或者确切的来说“接受信息”的节奏。

虽然卡尔维诺写到“我还真的应该第三次重写这篇文章,免得人们相信之所以一定要读经典是因为它们有某种用途。”,仿佛有种要刻意避开阅读作品时的功利心,然而,他紧接着便以模糊的说法——“读经典总比不读好。”揶揄了过去。这证实了我在前几天的思考过程中首先就明确了阅读的“功利性”本质。

其次,在这个时代,经典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文字。 35年前的人们可能无法想象现今互联网如此发达,以至于,视频流这种形式也可以以瞬间的速度传递到世界各地。更有甚者,视频流的互动也变得平常。 有价值的内容,会迅速的产生,而决定内容是否有价值,则是当时当刻的人来决定。迅速的传播,迅速的接收,迅速的反馈,迅速迭代——“快”,就是当今这个时代阅读内容的特点。

回顾书籍史公元十一世纪北宋时期出现活字印刷到现在,我们所定义的经典书籍就集中在这1000年中,在其中各个地区、各个时期也有不同程度的印刷品的爆发,各个国家定义的经典也千差万别,卡尔维诺是意大利人,他国的经典在其他国家很可能并不知晓。 在没有及时反馈的时代,经典作品之所以是经典作品的原因基本上很复杂,可以想象的有政治原因、经济原因、学术原因以及精英人士团体之间的互推等等。而这些内容在现在真的是经典了么,可以说相当一部分作品,会再去读的人可能并不多了,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对于这个时刻,这个环境,有些经典真的并没有什么“用”了。

反过来想想可以留下来的经典可能有什么,那些对人类历史有巨大贡献的突破性著作,以及极度简洁抽象极度指向真理的作品可能是可以被留下来的。 例如,诗歌、数学、物理、哲学等等。 而对大部分来说这些内容都无法容易理解…

这就产生了问题,一是经典作品很可能普通人无法理解,这就促使普通人在其他信息之间会选择其他信息;二是经典作品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很可能一生都并没有什么用,这就更让人无法去选择经典作品;三“新经典”正在快速迭代的出现,甚至并不出现在纸媒上,同时“新经典”的生命周期 也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短的,但至少在短期时间内对部分人有用,在一段时间的热度之后,它们和“旧经典”也别无二致。

那么,在这种快速快餐式的阅读过程中,究竟该如何选择呢?

  1. 时间宝贵
  2. 想清楚自己要的
  3. 坚持
  4. 反思

拿我自己的例子——我把1和2 通过两个坐标轴来抽象在二维平面。

WechatIMG2

在时间长短纳入了考虑及结合了自己对各种信息重要性的思考后把所有的信息就可以归入到这个坐标系内。 左边是低产区,适合个人身体体征并不是处于最佳状态;右侧则是高产区,上方所花的时间和精力都比较长且需要连续。

当画过这样的一个图之后,就可以对照自己每天接收的信息,更好地做出自己的想要做的选择。

最后不忘反思——就像今天这篇文章,也是我逼迫自己必须执行这么一件事情。我觉得没有归纳整理和反思的信息几乎就是没有意义的。 而经过了自己的思考,为什么要读经典,要不要读经典的问题自己也就十分清楚了,因为怎么读,读什么自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