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现实中的残酷

为了逃避现实中真实残酷到让人生无可恋东西,人类自己也创造出太多让人快乐的东西,却也并不是完全有效。当个体陷入到一个所有眼前能让人快乐的东西都无法让他真正开心的时候,他自己本身也变成了一个“残酷”的化生。那些周围人有意或无意弹来的恶意说不定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个体如何处理掉自己身上的散发出的“残酷”呢?对我自己来说,我难过的时候情绪来的太激烈,我都不敢找人帮忙。 我还找不到这么好的人,就算把我自己复制出来一个,我觉得他都吃不消。与其被无法理解我的别人无心的无关指责伤得更厉害,不如自己把伤口清理好,包起来然后愉快的逃避。 再笑着对待这个世界。结论就是,要清理掉残酷,重新快乐起来就要自己去积极面对。

为了逃避这种情绪上的痛苦,我一直觉得音乐和哲学两个都是不错的方法。 音乐中的共鸣和那种治愈感,不管什么样的音乐,我都听到了里面的我想听到的能拯救我的东西,这种感觉丰富而有灵性——让人愉悦;而哲学,在那么多逃避混沌的灵魂的思辨过程中找到了无数因抽象文字联系起来的共鸣,我最终也会关上书好了很多。

我觉得,告诉自己不要陷入一种情绪这种做法,还有找别的载体分散注意的做法,本身都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逃避,所谓“暂时性的逃避”。 真正能脱离这种残酷的应当是站起来拿起武器勇敢的抗争。这种精神本身也是十分让我感动,也可以支持我继续勇敢抗争下去。而这种对抗的主要形式,应该有反思,用力反思,就是论事的自我思辨。音乐和哲学只是一些“背景”一些调味,帮助不使整个系统失控,摆正态度后,一层层再剖析自我。

我们没办法改变那些残酷的东西,而世界上本身并不是只有残酷的东西,而且一件残酷的事物本身有他的复杂性,其背后也并非都是残酷的一环套一环。 之所以看到的都是残酷,是因为我们选择放大及忽视了那些美好的,充满善意的东西。世界不是眼前看的那么糟,自己也可以变的更好。

通过和人聊天,听听他们说说最近开心的事情。我也很欢迎有人和我分享他的不开心,这种信任会让我十分感激。要做好这个角色,当然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毕竟回应别人的不开心是需要特别谨慎小心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款很喜欢的游戏——《风之旅人》。 这个游戏本身设定是一个挺残酷的剧情,但游戏的玩点并不在输赢,巧妙就巧妙在游戏一开始你就会随机到一位陌生玩家,你们可以选择结伴而行或者独立前行。 整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你们无法通过文字交流,你们只能发出一闪一闪的信号和做一些动作,也可以互相保护。这个游戏到现在也十分感动我,因为他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提纯到保留了最宝贵的部分——陪伴。而很多人在另外一位玩家的带领下走到了这个游戏的残酷结局终点——双双累倒在了沙子里。 大部分人都在最后另外玩家名字最终显示在屏幕上、两个灵魂化作光点飞过共同闯过的一个个关卡而感动甚至流泪。 我相信显示生活中也没有一个人喜欢孤独的进行一段残酷的没有终点的旅程,能遇到一个人一起经历一段经历永远是这段旅程里最宝贵最纯粹的宝藏。

所以理想的来讲真正人生的抽象状态可能是,在人生这个残酷的旅程里,我们首先可以自己顽强的抗争各种困难走到终点;而遇到任意一个可能愿意与你结伴的朋友时请好好守护,你们应该都是彼此被需要的。这种捆绑起来的关系,也正是能帮助你无视那些生命中的残酷,共同携手走向终点的力量。

 

 

时间的停止及跳跃

大概在我小的时候,我觉得时间停止可能是可行的。 某种时间停止,是不可行的。比如艺术作品里经常出现的,世界所有物体都静止了,唯独作品里的第一视角人物在故事里静止的其他事物之间穿行。相对的,必然应该存在一种可行的时间停止。 幸运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可行的时间停止发生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现在的信息社会已经渐渐的让很多“时间停止”、“时间逆行”或“时间跃进”变得可能。

回顾我的认知经历,在20年前,我根本无法想象20年后现在,“信息计算”已经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扮演着以前想象中的“时间控制”——

从前上个补习班,可能要一周一次,跑课堂,上个一小时几小时; 现在有网络课堂,只要有终端,你甚至可以一边走一边上课,一切时间由你控制,你可以把老师说话的东西倒退,按照自己意愿去吸收,这即是某种时间上的控制:时间回退、及时间进阶以及时间停止甚至时间段的循环。

以前工业生产上做些零件的试验,可能要大费周折,设计的时候也要多方面考虑,试验周期也可能非常长;而现在,都可以通过计算机辅助设计在电脑中完成一大部分验证工作,配合3d打印,大大缩短和精简了以前很大一部分工作时间成本。

以前没有手机的时候和喜欢的人说话和接触,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在意,真希望和他/她的相处时间能拉长拉长再拉长。 而现在,聊天记录都可以保存,每一帧画面也可以存下来。只要你愿意,你几乎可以再现那段经历甚至身临其境,这也是未来VR、AR的趋势。

撇去对人类主观感受情感等等的分析先,就客观现实来讲,信息革命,在这20年里,对人类文明带来了比工业革命更巨大更膨胀的效应。而对于人在这场信息革命里,作为时间的观察者,时间可以用“信息密度”、“信息效用”等等进行压缩,可以通过信息计算预测未来时间点上的可能性,可以以很小的代价退回到某个时间点…

信息革命,无疑,把人类的信息接受密度提高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水平。它把人和人似乎是拉的十分近,但却同时把人与人拉开了。仿佛有个伟大的存在,给人类文明撒了一大把优秀的种子,和一大包神奇的肥料,以至于,人类社会每个个体,瞬间都能获得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 那个伟大的存在,在上面看着人类社会,好奇着人类会把自己的社会“生长”成什么样。

所以,对于每个个体来说,时间的意义已经悄然改变了。 对于时间这种财富,每个人对其的态度都体现出了人性的方方面面,时间维度的爆炸和突变让我们经常陷入一种从未有过的个体甚至集体的迷茫,找不到方向。此时,我们不妨闭上眼睛,静静的打坐,把整个脑袋清空,思索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最珍惜的是什么,它是否永恒不变,不管是时间长还是短,如果你能活到千年,它是否也不变? 然后在回到此刻,竭尽所能去坚持你最珍惜的东西。生命虽然是有一条时间轴,有它的终点,时间之箭在此刻永恒的指向未来的这个点。但是不要害怕时间之短,命运不公,不要绝望,如果有让你觉得需要毕生珍惜守护的东西,请把自己的热情扑在上面。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历史上从未有一批人像我们这样遇到过如此高速的信息流,从未有过像我们这样的100年飞速的改变着世界的历史。我们都主动或者被迫地卷入了这场时间加速的洪流,我们并不知道这股洪流会带领我们去向何方,但我们听得到内心深处一直在和我们交流的一个声音,我们不应当因为这洪流过于汹涌吵杂而忽视了它,这是我最近想要分享的一个简单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