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探索的纯粹

当我要启动一个探索过程,首先需要一个强烈动机,其次需要一个探索的概览一个蓝图,最后是最重要的是坚定不移的探索过程。

强烈动机犹如冬后的春笋,一阵南风吹过后可以萌发出好多,大部分都被不假思索的砍掉,但是这种灵感萌发的过程会让人满足,而止步于此则是一事无成。 分析现状,制定计划无法一拍脑袋完成,现在拥有的知识水平能力水准决定了计划的完善性和可执行性,也决定了最终探索过程是否可以达到终点。 中间这部具有一定难度,很多人会在这部打了退堂鼓。 难度体现在自我评估和目标评估的能力,这些能力会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不断增加,涉及到平时的积累。这一步走好了,离目标还远吗,事实是,还有非常远的距离,枯燥的探索过程。 在这过程中会不断质疑自我,质疑目标,质疑这一过程的意义。 而这一过程最为可贵的是,明明知道走到最终的可能性也许只有0.001%,却仍旧义无反顾单纯地探索。

另一方面,如果我够厉害,第二步可以做出完美决策,第三步大大缩短了探索成本。而从全局来讲,这个模式是更加适用和有效的。 对完美完成第二部的能力水平要求比较高。

在已经竭尽全力完成步骤二之后,不在步骤三上败下阵来的都是值得尊敬的。

而整个过程是不停迭代的,不停完善升级,并且缺一不可。

 

 

 

论火花的缺失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身心疲惫后觉得心里缺了点啥,但又不想做什么,闲暇时只能被这样那样的琐事缠住,没有做那些真的能够满足的事情; 又或者为了达成做此事的目标,清除了这样那样的障碍,最终又累得过了睡点,抬不了手最终罢了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本来应该很简单的动机。

说人话,就是每天本来想保持写15分钟的字,画15分钟的画,读15分钟的书…等等。 现在竟然一件都不想做。 若要分析这是为什么,首先,少了原有的激励,在遭遇了一些挫折打破了节奏之后没有及时恢复过来;再次,本应该有强烈动机和自我激励去完成,而我确没有,说明此事的重要性没有被我重视;最后,如果能达到没有成就感也会去习惯做的境界是最好的了。

如今,对我来说单纯地做一件事情已经十分困难。 我也有些明白了褪去一切繁复装饰回归到最单纯地状态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一直以来,激励我的方向都有哪些? 感觉基本是围绕着多元化的理解世界,以及将毕生精力把自己的理解表达出来的强烈愿望。

理解有太多激动人心的分支,表达更是有太多让人彻夜不眠的动力。

撇开这两个方向,其他事物在我没有改变这些愿望的时候都是次要的了。